鬼吹燈 > 來到現代當大佬 > 256、腦死亡

256、腦死亡

    作為朱權已經內定的老丈人,徐春來也不含糊,直接把自己旗下影院的優質員工,給朱權派了一部分過去。

    俗話說隔行如隔山,即使常玉再精明,再有能力,院線這個行業,她還真的接觸不多。

    有了徐春來派過來的這些內行人,常玉頓時感覺壓力就輕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小朱,你是不是和冉冉說下,讓她回來也幫下忙啊?”

    常玉說的是公司的事情,在她看來,這倆人認識的也夠久了,年紀也的確不小了,她都有點著急抱孫子了。

    “額,阿姨,她這部電視還沒拍完呢。。。”

    朱權弱弱的說了一句,在常玉面前,他總是不自覺的會降低姿態,可能這就是敬畏吧。

    “唉,你們這兩口子心也夠大的,幾百億的產業,就放在我這個外人手上,都不知道怎么說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算是外人啊,你可是我最親的人了,這樣吧,她這部電視拍完,我就讓她回來上班。”

    朱權摟住常玉的肩膀,趕緊安撫幾句。

    “上班?先把婚事辦了,趁我年輕,還能幫你們再打理幾年,等你們玩夠了,就老老實實的打理這些產業。我和你周叔呢,就替你們帶孩子,怎么樣,這小日子我可都替你們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想到抱孫子的畫面了,常玉臉上的笑意,顯得更加濃郁。

    朱權雙眼一瞪,這怎么又說到生孩子的事情了。。。

    但是讓他直接反駁,他也沒想好什么說辭,只能含糊著應付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阿姨,周叔那邊,忙得過來不?”

    他就是完全的甩手掌柜,權益基金那邊,他只管扔錢,干什么,怎么干,他可是半點心都不想操。

    “還行,公益的事情,又不追求擴張什么的,按部就班的來就行,他那邊你不用操心,他能處理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,”朱權點了點頭,只要人不累著就可以。

    不過說到這里,他心里還是有點過意不去,之前他可是打算讓二老出去游山玩水的。

    這弄著弄著,倆人反倒是過來給他幫忙了。

    朱權心里暗暗下定了決心,得趕緊招人,等事情都捋順了,還得讓他們出去玩下。

    在常玉家蹭了一頓晚飯,朱權酒足飯飽打著嗝往自家的別墅走去。

    今天剛好是周末,他才能抽空返回一趟省城。

    這一周的工作,可把他給累壞了,不是身體上的勞累,是腦子累啊。

    記憶力好,真的不是什么好事,能記住的東西太多了,時不時的還得從大腦數據庫里調取數據,他都感覺自己有白頭發了。

    閑來無事,朱權拿出手機,打開石康的直播間,就想看看這小子,又在玩什么花樣。

    之前石康這小子,吹噓自己跑酷什么的,是信手拈來,朱權還以為他是吹牛皮。

    不過這段時間的表現,也算是把他之前吹的牛都給一一實現了。

    別的戶外主播,無非是釣魚下坑什么的,他玩的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動不動給你攀巖,再來個蹦極,有的時候還有沖浪。。。

    這些玩意,朱權自己看著都怕,更何況是那些觀眾?

    所以啊,石康現在火了。

    而且火的一發不可收拾,再加上他個人形象好,嘴皮子也利索,惹得眾多水友紛紛給他刷禮物。

    用他的話來說就是,朱權給他發的工資,都是油錢。

    你聽聽,這話多氣人。

    這時候正是直播間人氣最旺盛的時段,算得上是黃金時間,石康這小子目前已經跑到了貴省,說是要玩什么地下巖洞。

    還拉了一車的設備,氧氣瓶,潛水衣,水下推進器等等,亂七八糟的東西,整個屏幕都裝不下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是玩野了吧,我是讓你讓來給我賣車的,不是讓你當主播的啊。”

    朱權叨咕著給他刷了幾個超火,然后就關閉了直播間。

    等這次直播結束,他得和石康好好聊聊。

    這小子有想法沒錯,但是總用不到正路上。

    他怎么都沒想到,當初那個一臉兇相的石康,竟然是一個本性逗比的活寶。

    然而讓朱權感到意外的是,他再次見到石康的時候,又是在醫院的特護病房。

    “石老頭,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朱權接到消息后,立馬就趕到了貴省第一醫院。

    病房外,石老頭一個人靜靜的坐著,不悲不喜,看不出內心的情緒。

    “直播的時候,被人襲擊,工作人員死傷了幾個,警察趕到的時候,康兒還在水下,已經暈了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兇手呢?”

    “跑了,康兒有潛水設備,那些人朝水利胡亂射箭,估計是聽到警笛聲,一個都沒抓到。”

    石秀的語氣,還是一如既往的平穩,但是朱權聽得出,他已經有了怒氣。

    “石康他人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中了幾箭,再加上極度缺氧,暫時定性為腦死亡。”

    聽到腦死亡,朱權眉頭一皺,這個問題可就嚴重了。

    “我給他試過勁氣療法,效果并不明顯,只是把他的命給吊住了,能不能蘇醒,還得看天意。”

    石秀一句一字的說著,好似在復讀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但是朱權知道,這是一個極度冷靜的人,即將爆發前的預兆。

    “石老有什么消息,麻煩通知我一聲,石康也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石秀終于把眼神轉了過來,仔細看了朱權幾眼,這才輕輕點頭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打不過朱權,如果有這樣一個幫手,他還是很欣慰的,起碼石康這小子,后半輩子有著落了。

    他已經預感到,自己的壽命差不多快到盡頭了,最多還有三五年的光景。

    如果有了朱權這個年輕的暗勁,石康只要犯大渾,保他一個半世富貴,一點問題都沒有。

    兩天后,石秀的司機小張,給朱權帶來了一個文件袋。

    里邊的東西,正是這次襲擊石康他們的人員信息。

    “這些人的落腳地查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在竹樓。”

    小張恭敬的回了一句,然后打開了車門。“老爺說,讓我帶您過去,說您一定會有問題問他。”

    朱權拍打了下手里的文件,砸吧兩下嘴,就跟著小張往竹樓趕去。

    趕到竹樓的時候,朱權能明顯察覺到,周圍的氛圍有點不對勁。

    或者說顯得過于肅殺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兩次的經歷,竹樓雖然很清靜,但是不至于像現在這么死寂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死寂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聲音,沒有任何動靜,有風吹過的時候,碗口粗的竹筒,吱吱呀呀的聲音,會顯得特別刺耳。

    朱權跟在石老頭司機身后,一步一步的往那棟不倫不類的別墅走去。

    氣氛是有點壓抑,不過卻沒有什么埋伏之類的狗血劇情出現。

    “來了?隨便坐吧。”

    進了書房,石老頭主動打了個招呼。

    朱權不為所動,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書房內的另一個人身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tianyuanfs.cn/laidaoxiandaidangdalao/16926547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tianyuanfs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