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上邪 > 第505章 我有沒有說過,我愛你?

第505章 我有沒有說過,我愛你?

    回大周的路不好走,畢竟現在南玥和大周正處于交戰冷卻期,周遭都是邊關守衛軍,除了那些人跡罕至的小徑,好在決定救人之后,漠蒼在外頭將這附近的路都摸了個底朝天。

    畢竟,他曾經也是成功逃出南玥之人,怎么說都是經驗豐富之人!

    山道上繞了幾圈,過了數日,總算可以瞧見大周的邊城。

    這是耶律桐逃出軍帳之后,第一次打開車門,第一次看一看外頭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吹風,只能看一眼!”大長老溫聲叮囑,將毯子覆在她身上,“丫頭,來日方長,不要著急,身子養好了才是關鍵!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子,還能好嗎?”她低聲問,“有那么一瞬,我覺得自己好像碎了,被狼主踩碎了,夢里、夢里怎么都拼湊不起來,大長老,我問您一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漠蒼立在馬車邊上,眉心微凝。

    “你說!”大長老點頭,“問完了就趕緊回車里待著,不能待在外頭吹風。”

    耶律桐眸中翻涌著清晰的悲涼,“聽說,您在大周生活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大長老頷首,“不是聽說,是事實。”

    耶律桐點頭,“那么,大周的男子是不是特別介意、介意女子的名節?”

    她說得婉轉,漠蒼不懂,因為不知道她發生過的那一樁事,畢竟這樁事,被大長老刻意瞞下了,但是她忽然這么問,讓大長老有些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“莫要胡言亂語,那些都是迂腐之人胡扯淡,真正疼愛你的男人,心給你,命也給你,還會在意這些東西嗎?”大長老溫聲寬慰,“別胡思亂想,好好的撐著,很快就能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漠蒼隱約有些猜到,將皮面遞給她,“眼見著是要入大周了,但是入關還需小心,萬一有人認出你,便不大好,你把這皮面戴上,免得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耶律桐伸手接過,面上依舊毫無血色。

    瞧著她這般模樣,大長老和漠蒼也是沒法子,病不在皮,在心。

    心病,難治啊!

    好在,入關的時候沒出什么亂子,入了關,進了城,耶律桐一直沒開口說話,又不好去住客棧,便尋了一戶農家暫住,得先讓她將身子調理好才行。

    入了關,不代表就能去營寨,他們繞了遠路,所以此處距離慕容安的駐軍營寨還有好長一段距離。

    農家婦人孕育過兒女,瞧著耶律桐如此神色,心里隱約明白了些許,大長老塞了一些銀子,婦人便去附近的村鎮買了只老母雞燉湯。

    農家人,對于這些東西很是寶貝,若不是出的價格高,委實還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女人啊,一輩子誰沒個難處!”婦人端著老母雞湯進門,“可你不能跟自己為難,我瞧出來了,你這氣血兩虛的,靠藥是吃不好的,得慢慢的調養回來,月子坐好了,女人很多毛病都能一并好起來。”

    耶律桐不說話,神情懨懨的。

    “我有兩個孩子。”婦人笑著端起湯碗。

    耶律桐眉心微蹙,“我自己來!”

    “別以為年輕就可以胡來,傷了身子,以后若是懷不上孩子,遺憾的是你自己。”婦人嘆口氣,“鄉野婦人,說話不會拐彎,但咱們說的是實話,年輕的時候人找病,老了老了病找人。姑娘,身子是自己的,別跟自己過不去!還有,有事別憋在心里,容易憋出病來。”

    耶律桐低頭喝著雞湯,暖暖的,倒是一點都不腥。

    “男人哪里懂得女人的苦,只有咱們女人,相互了解。”婦人溫聲寬慰著,伸手替她掖好被角,“姑娘,一定要養好身子,別吹風,別碰水,別哭!”

    最后那兩個字,讓耶律桐猛地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那大兄弟和你爹都對你極好,這不,你那大兄弟聽說買不著母雞,就跑山里去打野山雞去了,你那老父親則背著背簍進山幫你采藥,大家都陪著你呢!”婦人輕拍著耶律桐的手背,“快些好起來。”

    耶律桐喝完了雞湯,這是她這么多天以來,頭一回覺得自己好似暖了些。

    大家,都陪著你呢!

    此處夠僻靜,大長老和漠蒼陪著耶律桐,足足坐滿了小月子,待她能正常活動,傷口也結痂了,才辭別了農家,繼續往邊城走去。

    臨走的時候,農婦將一樣東西塞進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她給了你什么?”大長老不解的問。

    耶律桐低眉,瞧著掌心里的東西,心里暖暖的,“這些日子,多虧了她陪我說話。”

    沒什么東西,其實就是飯團,里面裹著野菜和一些腌好的野雞肉,用葉子包裹著,外頭再裹了一層布保溫,讓她能帶著路上吃,畢竟她的身子剛好,莫吃那些硬邦邦的干糧。

    瞧著窗外的風景,她伸出手,有風從指間滑過,那一瞬,她覺得重生的感覺真好!

    “有那么幾次,我想一死了之。”她忽然開口。

    大長老委實嚇了一跳,“你莫說胡話!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我是個廢物,我該死,我害了父兄害了翠微,也害了自己的孩子,我誰也保護不了,到了最后竟還拖著這樣殘破的身子,連累你們兩個!”她當時心情沉郁,只想到了極端,也只想做極端。

    可是那婦人日日都規勸著,替她擦身,替她上藥,還偶爾給她看,孩子們做的那些小玩意,聽著窗外的風,看著窗外的光亮,偶爾還有孩子的笑聲。

    漸漸的,她放下沉郁的念頭,試著讓自己活下去。

    當然,漠蒼和大長老畢竟是大男人,哪里會懂得這些細膩的東西,唯有那婦人生育過孩子,知道失去孩子對女子的打擊,所以她日日陪著耶律桐。

    說是陪著,其實是怕她想不開,盯著她罷了!

    “那你現在呢?”大長老心驚膽戰的瞧著她。

    耶律桐笑了笑,“現在,我只想見到他,告訴他……我回來了!這一次,再也不會離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大長老如釋重負。

    然則,進城之前發生了一些事,軍士在驗查南玥細作,偏偏這三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南玥人,大長老未能戴著皮面,被嚴嚴實實的盤問了一番,順帶被拎著走了。

    好在,三人是分別進城的,漠蒼和耶律桐安全進了城。

    “你在客棧里住著,別隨意走動,我去打探消息,想來很快就能把大長老放了!”漠蒼臨走前,將耶律桐安置在客棧里。

    近鄉情怯,耶律桐沒有聽漠蒼的安排,對于大周的軍帳,她比誰都清楚,畢竟在里面待了這么長一段時間,她想見他,又怕見他。

    聽說大周的男子,很在意妻子的清白。

    聽說大周的男子,很在意男人的名節。

    聽說大周的男子,很在意自己的子嗣。

    城門口永遠貼著招兵榜文,耶律桐站在那里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及至漠蒼和大長老回來,耽擱兩日,客棧里早就沒了耶律桐的身影,二人城內城外的翻找,仍是一無所獲,這丫頭就跟人間蒸發了似的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客棧內。

    大長老說得口干舌燥,瞧一眼面白如紙的慕容安,幽然嘆口氣,“我跟漠蒼找了很久,也沒找到,后來聽聞京都城出事,漠蒼就趕去了京都城,我留下來繼續找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兒,大長老喝了口水,語重心長的繼續道,“這丫頭為了能跟你在一起,吃了很多苦頭,受了很多罪,如今她離開南玥,等同于將自己的前半生都斬斷了,公子可一定要好好的對她,切莫讓她傷心難過,她能回到你身邊,已經費了她半生氣力。”

    慕容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客棧的,整個人都是恍恍惚惚的。

    副將有些驚顫,聞著將、軍身上也沒有酒味,怎么瞧著好像喝了酒似的,醉得連路都走不穩了?也不知大長老同他說了什么,把人弄成了這樣?

    明明這個季節的風,早就不冷了,可不知道為何,刮在慕容安的臉上,他覺得好疼,全身上下都疼,徹頭徹尾的疼,就跟剔骨去肉似的,疼得堂堂七尺男兒,蹲在街角捂著臉痛哭。

    副將不知所措,委實不知發生何事,又不敢貿貿然上前規勸,只能老老實實的背過身去站著,聽著將、軍低啞而極度壓抑的哭聲,滿腹酸楚。

    他不曾見過將、軍這般失控過,從他跟著將、軍至邊關這么久,記憶里的慕容大、將、軍一直都是胸有成竹,淡然自若,平素亦是溫潤如玉,待手底下的兄弟們如親手足一般溫厚。

    慕容安從一開始就知道,若他們要在一起,必定會經歷這樣的痛苦,所以一開始,他沒想碰她,是她臨走前邁開了第一步,以至于后面的一發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做好了所有承擔的準備,包括以身殉國,卻沒想到,最后是她一人承擔了一切!

    翠微死了,孩子沒了,與父兄斷絕關系,從此遠離母國,只身流落異國他鄉。

    這傻姑娘還擔心他會嫌棄她,進了軍營竟也不敢來找他,只在外頭徘徊著,若是他沒認出她,她預備這樣徘徊一輩子?躲著他一輩子?

    哭完了,在河邊洗了把臉,慕容安扭頭望著副將,“看得出來嗎?”

    “有點!”副將猶豫著開口。

    慕容安深吸一口氣,“不妨事,不妨事!”

    “將、軍,您到底怎么了?”副將低聲問。

    慕容安搖搖頭,大步流星的往前走,漸漸的,他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,只想快些回去,那個傻姑娘還在家里等著他呢!

    小院內。

    一盞豆燈亮著,耶律桐還沒睡,自然,也是因為睡不著,心里不安,好像會發生點什么事似的。

    慕容安還沒回來,她一顆心懸著,百無聊賴的捏著繡花針,都說大周的女子,一個個都似能工巧匠,為夫君量體裁衣,做針織女紅。

    她拿慣了劍,哪里會這些東西。

    何況,南玥沒有這樣的習俗。

    但現在,她既然要跟慕容安在一起,就得試著習慣大周的這些東西。

    院門“吱呀”被推開的時候,她起得太急,針尖兀的扎進了指尖,疼得她當即縮了手,快速將指尖塞進了嘴里,嬌眉吃痛的擰起。

    下一刻,房門被推開,門外的人裹挾著夜里的風,以雷霆之勢,將她裹住,狠狠的,用力的,塞進懷里,他的雙手緊緊箍著她,仿佛要將她揉碎了,與自己融為一處。

    “安哥哥?”她低喚,“你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慕容安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,可聽到她那低軟的聲音,內心深處的那股子酸澀,瞬時蔓延全身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耶律桐試著抬頭。

    然則,燭火驟然熄滅。

    慕容安忽然拂袖熄了室內的燭火,不想讓她看見他發紅的眼睛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秉懷著虔誠的心,捧起了她微涼的面龐,精準的找到了她的唇,溫柔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耶律桐的心,止不住的顫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她輕聲問,“是我做錯了什么,惹你不高興了?”

    他的情緒波動,她是可以感覺到的。

    “小桐。”他的聲音帶著輕微的顫,“我有沒有同你說過,我愛你?”

    耶律桐猛地身形一震,眼眶濕潤。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,那你現在聽清楚。”慕容安親了親她暖糯的唇,“慕容夫人,我慕容安此生,唯愛你一人,死生不負!”

    她的淚,驟然滾落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tianyuanfs.cn/shangxie/16926541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tianyuanfs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