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貞觀從拯救老爹開始 > 110、唐老四又當官了?

110、唐老四又當官了?

    “六百貫?”

    皇帝還沒發話,房喬和杜如晦一下子驚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異口同聲道:“唐河上,搶錢呢!”

    倒也不怪二位如此震驚,六百貫,那是六十萬錢,才能鋪設一里路!拿銅鋪設嗎?還別說整個大唐的官道,單單雍州的官道就不止一萬里,全部硬化完畢的話......

    嘶!

    皇帝深吸一口氣,整個國家的賦稅一分不用,都要三年!三年搞完,沒領到賦稅的官員只怕早已餓死了!

    這一瞬間,長孫無忌覺得自己制鐵的營生弱爆了!當真不如修路來得實在啊!

    唐河上笑著道:“諸位,不要驚訝嘛!研發水泥什么的重要用錢嘛,再說了,工人也需要工資不是?其實也不多,又不是一次就建設完畢,哪有那么大的人力物力?咱們分成批次,每年建設個一兩千里,也就才花百來萬貫,五年建設完畢,正好正好,也不會拖累國庫!”

    皇帝滿臉冷笑!

    信你個鬼!

    每年國庫花出去一百萬貫修兩百里路,朕瘋了乎?

    不過,修路這個事兒,應該是要做的,不為什么,就為唐老四畫出來的那個快速反應的餅!

    腦子一轉,皇帝的冷笑突然變成陰笑道:“玄齡、克明,回去之后擬旨,武安縣男唐河上,獻策交通、通訊有功,擢升武安縣子。另立道路監,唐河上任少匠,從四品上,負責全國道路建設!

    設少監一名,從五品上,負責輔助唐少監。資金從國庫出,一里官道,撥付一百貫!兩年年內修完雍州所有官道,五年內修完關內道所有道路!一應人力,由各地抽調徭役民夫配合!”

    這......!

    房喬、杜如晦和長孫無忌笑了!

    這辦法,厲害呀!

    開支直接節省六倍,工期也加快了幾年!朝堂的負擔也少了,最主要的是把唐老四這個只管殺不管埋的慫娃套進去了啊!

    唐老四一臉苦逼,大佬,不是這樣玩的啊!我只是處處注意,看看順道能不能賺點水泥錢而已!何至于斯?

    “陛下,李二叔,咱別帶這樣的!”

    唐河上臉上堆積出難看的笑容,弱弱道:“都說了,小侄是商人,在商言商嘛!諸位要是覺得價格高了,咱們可以講講價嘛!干嘛弄個道路監出來?小侄最近治學任務重,木時間,木時間嘛!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你是要辭而不受?”

    皇帝一臉冷笑道:“可以啊,唐家四郎潛心治學,辭官不受,很清高嘛!那就下中旨,征辟洛陽王玄策做道路監少匠,并下旨五年內完成國家道路建設計劃!

    若是王玄策抗旨不準,直接砍了!五年內完不成國家計劃,也砍了!另外,鑒于國庫不是十分充裕,道路經費,由一里路百貫,縮減為五十貫!”

    這不是變相威逼么?

    要是你唐老四不愿意,征辟王玄策吧!然后征辟去了直接砍了!

    唐河上很想說:小爺不吃這一套!

    但是,自己的馬仔都互不周全......以后唐四郎還怎么混?還有誰愿意跟著唐老四做事兒?

    “別!犯不著!”

    唐老四一臉凄苦道:“這事兒,我做了!不光做了,我還可以將價格壓低到五十貫一里路!但是,我有一個要求,朝堂必須答應!”

    “說!”

    聽得將價格壓低到五十貫一里,四個大佬異口同聲道:“有要求只管提!”

    唐老四真叫一個郁結,此時此刻很想說一句:MM......!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河上咬牙切齒道:“收費!”

    四佬:“收費?”

    唐河上:“對!官道將分為兩部分,人行和車行,人行不收費,但是車行,哪怕空馬車,每五十里一卡,每卡收取五錢!朝廷必須允許我收費二十年!同時,我也保證,收取的路費,會按照十稅一的方式上繳稅收!”

    莫非,有利可圖?

    應該是了!唐河上可沒有做過虧本買賣!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不如......

    幾個大佬眼神交流了一番,皇帝拍板道:“免稅!但是收費官道這個事兒上,朝堂要占兩成股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唐河上立馬搖頭反對,哪能什么便宜都讓你皇帝占了?

    皇帝冷冷一笑,起身走到唐河上邊上,耳語道:“你當真以為朕不知道這水泥是石頭燒出來的?要不要朕告訴天下,你的琉璃是用沙子燒的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唐某上心中萬匹長頸羊奔馳,很多關中版本粗話想砸在皇帝臉上!最終卻只能點點頭,表示沒問題!

    皇帝輕篾一笑,轉身就走,那神色,仿佛在說:跟我斗?小娃娃你還嫩了點!

    皇帝走了,另外三位大佬自然沒有留下。

    等的所有人離去,唐河上的臉卻立馬從郁郁換上了笑容!

    賺錢了啊!

    即便是一里路五十貫,那也賺錢啊!自家生產的水泥,成本低廉,石子順道開采,人力征調民夫徭役,到時候再多少給些工錢!能不賺錢?

    還有二十年的收費權!美哉美哉!

    唐老四越笑越開心,就差哈喇子了!

    突然,辦公室的門再次被打開,唐河上定睛一看不正是剛剛走出去的長孫無忌和杜如晦?

    “二位世叔還有事兒?”

    事情是自然有的,不然二人怎么可能假借看孩子的名頭折返回來?

    杜如晦直接開頭道:“杜構回京,到你道路監任監丞,同時,杜家投資你二十萬貫,占股兩成,可否?”

    京兆杜氏,在雍州能量可不比韋氏差!

    唐老四略微思考,點頭答道:“可!”

    長孫無忌道:“長孫沖也入道路監,和杜構一樣!另外軌道,合適進行?某,有鐵!”

    唐河上微微思考,也點頭道:“闊以!不過,合作方式咱們得談談!”

    杜如晦表示不參與軌道之事,轉身走了!

    長孫無忌和唐老四密談了整整一個時辰!

    翌日,一份建立道路監的上圣旨,一封恩賞的赦命,一封征辟的詔書以及兩份調令分別發向了長安學院,長孫無忌府邸和杜如晦府邸。

    長安勛貴圈子,無比錯愕:唐老四這是又當官了?

    和唐某四上一次當官一樣,又是新設置的官衙,依舊是新設置的官職!當官都當得如此有特色,從來不去擠別人的位置,這個很唐河上啊!

    咦,看,那是唐儉那個強項令!

    嗯,還真是那個收奢侈稅把長安搞得物價拔高的民部尚書!

    走走走,趕快繞開他走,不然,又要對他說“唐公,恭喜貴府四郎高升啊!”

    要知道,以唐尚書的尿性,怕是又要鼻孔朝天淡淡來一句:“逆子,區區四品官而已!不當的大伙如此稱贊”!

    走球,走球,誰去自找暴擊一萬點?

    對!這個嗶,別讓唐儉裝!

    咳,看來莒國公民部尚書,深的民心嘛!

    不過話說莒國公,此時心中的想法還真是“逆子!好端端的,又惹皇帝做什么”?

    以他擔任幾個月民部尚書的專業經驗,硬化官道這種事情是個好活兒?五十貫一里路的價格,怕是要虧到唐家沱(陪都俗語)!

    不行,必須去找兒砸,問問情況,別把唐家的老底子都弄進去了!

    走出民部押房的莒國公風急火燎往來庭坊趕,于是乎,連續兩天內,唐老四的辦公室在未敲門的情況下被打開了!

    正在做著收費官道相關建設營運計劃的某河上極其不滿的抬頭一看,那滿臉關于不請而入的抱怨,一下變成了錯愕!

    呆呆道:“阿耶,您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老唐同志直接往待客的椅子上一坐,一臉關切問道:“道路硬化是你出的主意?管殺就行了,你還管埋干什么?抽身出來不好?讓其他人去折騰不好?咱就賣點水泥,哪怕利潤少一點,總能賺點啊!......”

    老爹的關切方式,很老爹!像是數落,卻時時在在很關心自己。

    唐河上心中很感動,但是感動之余也有些無奈,見著老爹還有喋喋不休的意思,立馬出言阻止道:“爹,別激動,別激動,能賺錢!很多那種!”

    重點:能賺錢,很多!

    民部尚書對錢這個字的敏感度是相當高的!一下子就抓住了重點!關切變成了疑惑:“真的能賺錢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唐河上翻了一個白眼道:“賺錢這事情上您還不放心我?您看,兒子也算得上白手起家,這不,這么大一所學院都是自己賺來的?不光兒子能賺錢,這些官道修好以后您民部國庫也會充裕很多,有兩成的收費利潤可都要進入國庫呢!”

    “收費?”

    唐儉眉頭一皺問道:“這官道硬化以后還要收費?”

    “對啊!”

    唐河上答道:“不光要收費,朝堂兩成股份,杜家兩成股份!其中杜家出資二十萬貫!咱們只需要出水泥和技術就夠了!到時候讓王玄策主要負責建設,杜構和長孫沖從旁協助,您兒子面都不需要出,坐在這里就能掙錢!”

    說曹操曹操到這種事情很常見!

    這不,唐河上剛說到王玄策,王主任這就拿著一份征辟的詔書敲響了唐河上的辦公室房門!

    嗯,還是洛陽馬仔懂禮貌,不像某些......咳!

    “進來!”

    唐河上望著門口淡淡一笑道:“這剛在說你,你就到了,還好沒說你壞話呀!”

    王玄策聽著玩笑話,淡淡一笑,給唐儉見了個禮,然后回答道:“郎君可不是背后說人壞話之人!”

    這個馬屁,唐某四表示拍得很爽!

    微笑道:“為詔書而來?”

    王玄策也不避諱唐儉,點點頭答道:“郎君,這道路監應該是和火藥監一樣的心衙門吧?一下子給某一個五品官,其中是不是有啥......!”

    陰謀?詭計?還是交易?

    最后這兩個字,實在有些不好措辭!

    唐河上淡淡一笑道:“聰明,本來準備找你的,你來了就正好和你商量商量!道路監的少匠是我,但是學院這邊,還暫時脫不開身!所以整個道路監的工作可能要你擔著,以你的能力,應該沒問題!

    某這里有一副施工圖紙,你按照圖紙施工就是!比學校建設簡單多了!不過有一點必須注意的就是,車行道和人行道必須分開,中央隔離帶必須弄好,這是避免雙相發生車禍的重要手段!”

    王玄策立馬起身結果圖紙,打開一看,結構很簡單,完整的路面被分成墊層和路面。墊層約么半尺,用碎石鋪就,路面半尺全部用混凝土。

    兩丈寬的道路被分成了四個部分,中間是三尺高的混泥土隔離帶,也只有半尺厚。道路的兩側分別留出了一尺寬的人行道路,人行道路的混凝土厚度只有三寸。而且,人行道路和車行道路之間有實木制作的護欄攔住。

    施工工藝確實比學校建設簡單多了,王帥哥表示施工上沒有任何問題,只是在民夫征調上,他一個寒門,當地的世家官員給面子?

    王玄策的擔憂,唐河上很快給他解決掉了。

    只聽唐河上道:“你先去吏部落實一下衙門設置的問題,我建議設置在皇城外!然后找幾個小吏,看看長安出城幾條主干道的情況,過兩日長孫府的大公子和杜府的大公子會來找你報道!

    他們主要負責協助你工作,不要考慮他們是誰家的娃娃,可勁使喚便是!有了他們幫忙,想來你征調民夫肯定不成問題!

    對了,強調兩點,第一,民夫不易,征調來的民夫要管飯,也要多少給些工錢,一天五錢吧!第二,抽調兩個賬房去把賬務管理好。”

    說是商量,實際上全是唐河上在下命令,王玄策拿出一個小本本一邊聽一邊記錄,有疑問的地方立馬詢問,然后得到解答。

    看著自己兒子如此安排得當,唐儉欣慰一笑!同時也有些小心思,同樣是當官,兒砸好像比自己輕松好多啊!要不把王玄策這廝挖到民部去任個侍郎?

    也不知道唐老四知道老爹這個想法,會不會在門口立一塊牌子:唐儉與......,不得入內!

    唐老四和王玄策的道路監第一次會議整整搞了半個時辰。

    等二人談完,才發現唐儉已經走了。

    最后,王玄策是抱著簡易施工圖離去的,走的時候還得到唐老四另外一個指令:如果有合適的讀書人朋友,可以介紹到工地上幫忙管理,也可以介紹到大安坊學習賬務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tianyuanfs.cn/zhenguancongzhengjiulaodiekaishi/16926542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tianyuanfs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cxbz958.com